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从“以貌取人”说开去

从“以貌取人”说开去 发表于 2019-6-10 8:07:51

  • 从“以貌取人”说开去

    仇方晓

    孔门七十二贤之一澹台灭明(字子羽)先生一生,“行不由径,非公事不见卿大夫”。却因“状貌甚恶,孔子以为才薄。”虽入孔子门下,却受到冷遇。后来澹台灭明“南游至江,从弟子三百人,……名施乎诸侯。”孔子闻之,发出“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之叹。

    但是,自古以来“以貌取人”不仅是相术家的看家本领,而且依然是许多人,社会活动的思维习惯和行为取向。一般来讲,人们都喜欢接触慈眉善目、表情沉静,举止文雅的人。反之不大会有人愿意靠近贼眉鼠眼、形神浑噩、鬼祟狡诈之辈。伍立杨先生在《貌品——一眼识人的艺术》一书中对东条英机、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冈村宁次、板垣征四郎几个双手沾满鲜血,不齿于人类的日本战犯的长相作了入木三分的描述:“都生得猥琐卑下、眼光游移阴贼,面相实非正常人类……”谷寿夫则“越看越像人中之鼠。”这几人中只有冈村宁次被蒋氏国民政府判了无罪,后来回到日本。却遭俩儿子夭折短命,晚年颇为失意凄凉。其他除谷寿夫被枪决,另外几人均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以绞刑。他们的恶行和下场恰好契合了自己的丑貌。一应佛语:因果不虚。

    历代正史野史都有相术家以相貌判断人的流年休咎、贵贱寿夭的灵验故事。比如历代帝王皇帝多被描述成不是仪表堂堂,便是奇貌异相决定了他们帝王事业的成功。虽然这大都是经过神道相士、御用文人、大臣幕僚们编造献媚、逢迎求宠,附会神化出来,多是“一语成谶”的马后炮式的因果故事。只因古人(今天也不乏其人)迷信相术,推崇奇貌异相和“宁信其有”的模糊向往。相术灵验的故事便容易流播世间。

    实际上,相家的好面相(富相、贵相、寿相)主富贵长寿、恶面相(貧贱相、孤苦相、夭相)主贫贱短命之论和民间“好人好报,恶人恶报。”俗语一样,兑现率却不乐观。正如古谚有云“红颜多薄命,福在丑人边。”无论以丑貌还是以美貌取人,都会出现类乎“失之子羽”的事。正所谓“形相虽恶而心术善,无害为君子也;形相虽善而心术恶,无害为小人也。”(《荀子》)这种悖论实例更是屡见不鲜。无论帝王将相、佛道神鬼、贩夫走卒、概莫能外。如夏、商两朝的末代帝王夏桀和商纣(帝辛),史称“长巨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越劲,百人之敌也。”可却都是因为荒淫无度、暴虐无道最终“身死国亡,为天下大僇(戮)……”(《荀子·非相》)都是姣美之貌,下场如此可悲,皆“非容貌之患也。”还有隋炀帝,也是位史称“美姿仪,少聪慧”相貌出众的皇帝。传说在他为晋王时,曾有相家断言他:“骨法非常,必为万乘之主”。隋炀帝坐上皇帝后,虽然做了开创科举制度、修建大运河等利在千秋的事。终因穷兵黩武,劳民伤财,引起天下大乱,导致国亡身死。可谓罪在当时。据说隋炀帝信相术也懂相术。最后的日子里隋炀帝曾揽镜自照,看出了某些端倪,叹曰:“好头颅,谁当斫之。”可相的不是很准,头没丢,却被人勒死了。朱星先生在《中国皇帝评论》中有论云:“皇帝多数不得好死。”斯论考证翔实、辨析细微,颇可一读。其中说清康熙帝“为第四子雍正弑杀。”在其后章节里,又说康熙是位“较可纪念”的皇帝,在位六十一年,是历代皇帝当权最长的。活了六十九岁不算短寿,但传说他“死的不明。”康熙容貌“威武雄壮、身材匀称……五官端正。”(传教士白晋语)可无论是被弑杀还是死因不明,都算不得好死。曾号称“民国四大美男子”之一的汪精卫,无耻投日,卖国求荣,成为臭名昭著的大汉奸。1935年被人枪击,夹入脊椎的一颗子弹八年后取出时,已引起恶变。导致194411月死于日本,归葬南京梅花山。19461月汪墓被蒋介石密令炸开,尸体被火化,骨灰被扔进水沟埋掉。化为孤魂野鬼。曾写一纸“魂兮归来”为夫招魂的汪伪政权“第一夫人”陈璧君,也因汉奸罪被判无期徒刑,终身监禁,1959年死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骨灰被家人撒进大海。亦不知何处追寻乃夫了。古训云:“多行不义必自毙。”诚不虚也。这对“郎才女貌”相貌与下场的反差同样令人震撼。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以貌取人灵验的事例,当是范蠡辅助越王勾践打败吴国后,却逃离勾践的故事。范蠡认为勾践“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文种没听范蠡“何不去?”之劝,果然被勾践杀死。此事令人费解:既然看透勾践,范蠡还为何甘愿随其蹈赴汤火历尽磨难。是天意难违、无可逃脱的宿命吗?相反,佛界四大天王的相貌堪称“凶神恶煞”,却因法力无边能保风调雨顺,依然引得香客膜拜。济公貌似疯癫,却因济贫行善,美名天下,传颂古今。这有点“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意思,更带有祈求趋吉避凶、诸事圆满的功利色彩。  

    四十多年前秋,为了治疗久治不愈的美尼尔氏综合症,友人带我去乡村医院看一位老中医。讵料老中医无视我对自己是“斜飞脉”的提示,始终如常“切“(把)脉。其他“望、闻、问”诸诊也是草草而过。片刻便笔走龙蛇地开出药方。那方剂我熟悉,吃过无数都无效。赶紧申明。可老中医置若罔闻明显敷衍。见状我无意周旋,药也没取,怏怏而去。友人硬拖着我去了附近他姥丈人的家,说他姥丈人会看风水相面很准,让我去试试。果然,寒暄甫毕,患病卧床多日的老人便躺着相起我来,一会儿又要过我的手掌扪察良久后说了一通。大意是:“你婚后按政策只能一个孩,但必是男孩(彼时我尚未婚);你虽少年丧父(我17岁时父亲去世),老来必有后福。”说话间老人精神渐见大好。竟拥被坐了起来,还招呼家人备酒菜请饭。末了,老人让人扶出和大家一起吃了饭。回家路上,友人先是恭维我的“福相”,后又吞吞吐吐地说,那位老中医说你“(活)过不去年”。闻言,我哈哈大笑。友人赶紧说,别听他的,信姥丈人的!其实我笑的是:一副皮囊,却被医相两家断得命运迥若碧落黄泉!于今,我已年逾古稀,死也不算夭折了,老中医预言错定。风水先生前两条倒是算(相)对了。可“后福”所指未详。若说活着就是福,标准似也低了点。所幸自己当年没被“过不去年”吓死,也没有被“必有后福”迷糊。否则,不可想象了。

    尝闻有“修相”之道。有说是好容貌可以修出来,依此可以改变命运走向,甚至可以延长寿命。窃以为,所谓修相,应该是通过提升德行,培养器识,丰富涵养来改变自己的气质。绝非是隆颌隆鼻、拉双眼皮、截骨吸脂、剃眉种发等整容手术之“修”。海洋科学家,作家贾福相(庄稼)在《气质说》一文中对气质概括了5点特征:“1、简单自然、不要乱七八糟,矫情做作,多看一点风景,云就是那么自由,花也恬然;2、干净礼貌,不一定要做绅士淑女,但不要脏兮兮的惹人讨厌;3、诚恳善良,就是宗教的敬畏神明,神是不能被欺骗的;4、幽默趣味,对自己开开玩笑,狂一点,狷一点,不要随波逐流,对别人或天下事要有兴趣,要好奇;5、艺术。”看上去不并神秘,思来却不简单。诚如管子所云:“修心静意,道乃可得。”(《管子·业内》)一个“修”字,绝非浮皮潦草的事。

  •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十年买齐《山东通史》
  • 下一篇:旧书摊淘出的思絮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256367
  • 文章总数: 132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