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涓涓书香张店行

涓涓书香张店行 发表于 2018-7-17 7:01:16

  •                            以仲裁身份忝列颁奖嘉宾

    涓涓书香张店行

    仇方晓

    岁月荏苒,不觉24届省运会举重预赛,今年5月又在淄博张店拉开战幕。加上1992年第16届和2010年第22届省运会,二十六年间,淄博已经承办(这次为协办)三届省运会了。期间,他们还多次承办了省级以上举重比赛。粗算起来,只为参加这些赛事裁判工作,自己来张店至少已有二十次了。

    淄博是个历史文化厚重的城市。在淄博行走,时不时就会被某处历史遗迹和文化景点所吸引。比如张店的淄博陶瓷博物馆;临淄的齐国历史博物馆、中国古车博物馆、管仲墓、姜太公祠;淄川的聊斋、柳泉;周村的旱码头、毕自严故居;博山的陶瓷市场等等我都去过。虽然都在两次以上,依然游兴未尽。这当中,来的最多的还是张店。为的却是这里的书店和书摊。如仅在最繁华的金晶大道两厢,就有该市最大的新华书店、书刊、图书市场和著名的“西西弗书店”、“元素生活·书店”等。另外,金晶大道不远处的西二路开元文化大世界,每逢双休日的“礼拜集”,总会涌进许多旧书摊。多年来,虽然在这些地方淘的书已记不全了。可是,总有那么几本书连同淘到它们的情节让我记忆犹新。

    2003年9月的一天清晨,我和王惠田兄在张店漫游时,在一个小书店门外的书摊上2元买到一本“福建近代名人传记丛书”之一——《林白水》(王植伦著,福建教育出版社1992年9月版)。同时,还发现了一本王彬、徐秀珊主编的《北京地名典》,几乎全新,索价仅5元(合原价不到2折)。我曾花全价在青岛书城买过一本。这般便宜,我赶紧地推荐给惠田兄。他翻了几页就看中买下。他说北京有位亲戚,什么时候照着这本书逛北京去。谁曾想,两年后他竟遽归道山。如今墓木已拱。当年买书的小书店也已无迹可寻,思之怅怅不已。

    林白水是我国近代报刊史的先驱。因著文痛骂军阀张宗昌惨遭杀害。却因曾同时与孙中山和袁世凯都有来往和个性等原因,颇遭世人诟病。身后颇多寂寞。邓拓在《燕山夜话》里《林白水之死》一文中曾写道:“为什么解放以后没有人提起他了。”还曾说过:“建议在编写中国近代报刊史的时候,适当予以应有的评价。”庶几算是为自己的乡党鸣了点不平。邓拓不幸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后来,写邓拓的人似比写林白水的要多的多。家藏李辉的《邓拓:文章满纸书生累》(大象出版社,2000年版),就是此中佳作。那是某年在张店参加省赛期间,恰逢新华书店举办特价优惠书展。我因为忙,一时没空赶去。同仁小赵捷足先登逛过,还买了这本书送给我。我一直把它和《林白水》一书放在一起。都是悲剧文人书生啊。

    每次去逛开元文化大世界双休日的旧书摊。几乎都有所获。曾在曾彦修先生《略谈“阴谋文学”的老祖宗》(载杂文集《牵牛花蔓》)一文中读到曾先生痛斥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中布哈林故意为卫队长指错路,导致列宁在演讲时被刺伤的情节是造假,是“阴谋文学”。文末还附录一则章明先生的读后感,谈到自己在1972年已读到列宁夫人在所著的《列宁回忆录》(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中就写明,彼日布哈林在列宁家吃午饭时,还竭力劝说列宁不要去演讲。可证布哈林并非“反革命”、“特务”。四年前在这里买下这本书,就冲这段史料。有趣的是,这本书盖有一枚“济南汽车制造厂图书室”的红印。从书中那张借阅卡片上看,从未有人借阅过。书从济南流落到“开元”地摊,如今又到了我手里,总算被“激活”了。

    参加24届省运举重裁判工作期间,又逢周日,依例去赶了次“开元礼拜集”。仅几分钟时间,就得到一本《小说见闻録》(戴不凡著,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年2月版),作者不熟,翻看目录见有介绍嫦娥奔月、牛郎织女、梁祝等民间故事和众多古典小说的研究考证文章。立刻就喜欢上了。摊主索价十元不容还价(原价0.89元)。我还是买下了(我于书,读的喜欢就买,不论作者名否)。又想起十几年前,还在这里买过一本吴藕汀先生的《猫债》(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2005年1月版)。只因为书是新书,印的漂亮,原价16元,索价仅5元,立马买下。那份高兴劲,一如董桥先生所云,就像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一样高兴。今见网上有此书九成新,售价467元者。读后不禁莞尔。吴藕汀先生自少年起就爱猫,与猫情笃意深。虽说是书中写的是二十多只平凡猫的列传却让人读到了人世间的炎凉与悲欢。人云,猫是通人性的。像吴先生那样爱猫、懂猫的真不多见。

    最可一记的是,十年前,我在书刊市场里见到一本《殡葬人手记》(美国诗人托马斯·林奇著,2006年4月版)。作者竟是一位小镇的殡仪馆老板。这样的简介,已经让我吃惊不小。又见翻译者是张宗子(他是文章高手,我曾买过他几本书)。尽管这家书店是整个市场里品味很高,折扣最少的书店。我还是“高价”买下了它。见到题目,友人很诧异:“这样的书你也买!”其实,这本书还是蛮有趣的。不妨录几句瞧瞧:“我卖的棺材,好的不至于能把死者送上天堂,差一点的也不至于妨碍他们去。”“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欢乐,不可能了无忧虑;死,也不一定只有恐惧,而丝毫不带祝福和安慰。”要知道,这本书还获得过美国图书奖呢。

    前年仲夏,也是在张店,午饭后冒着大热去逛书刊市场。进门就在一家书店里,打听买《殡葬人手记》的那家书店。店家知道此店,告知早已关张。只好在这里随便看看,不意看见一本李辉的《自由呼吸》(海天出版社2016年5月版),见是他的新集,决意买下。店家竟认定我是老主顾,还主动让了一个折扣。让我平添几分欢喜。这是一本描述文化前辈的随笔集。其中有巴金、冰心、董乐山、沈从文、范用、黄裳、汪曾祺、贾植芳、梁漱溟、路翎、赵丹等。李辉写道:“不同的人,不同的身影,注释着历史行程的悲欢离合,跌宕起伏。再次集中阅读,仍难以释怀。眺望之时,依旧感受着文化创造的力量,依旧追寻着他们的历史思索。……这些前辈,拥有内心强大与坚韧,拥有精神的乐观与从容,因此,他们才可以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用自己的方式自由呼吸。”(作者自序)。早些年,在这里还买到一本《风雅颂——百年来百位老学人珍闻录》(方宁编著,新世界出版社2007年1月版),是书封面颇显污迹,已无复本。老板见我犹豫,又让了三个折扣半价卖给了我。中国百年来的老学人们,有着无可复制的学问故事和人格魅力。此书与李辉《自由呼吸》参照着读,更感鄙陋,自省再三。

    九月份省运会举重决赛时来张店,会比预赛多待几天。同仁于君与我约定再逛书店。应允之外,思忖再三,觉得自己已届古稀,不该恋栈了。遂向有关领导提出,决赛之后便“挂哨”退役,不再出任裁判工作。但我知道,在张店买书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

    想来好笑,我读书,只想多知道点事,以此怡情。也知道这种没有大目标的读书不会有出息。但书籍带来的快乐却让我享之不尽。古人云:“有福方读书。”快乐即福。夫复何言!

  • 标签:随笔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月湖掠影
  • 下一篇:烂柯一段事,神话几座山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581614
  • 文章总数: 120 篇
  • 评论总数: 906 个
  • 今日访问量: 1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