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痛 发表于 2018-5-31 9:43:07

  • 果然不痛

    仇方晓

    曾经看到网友和岛城文章大家们谈论牙科医生张一,说他医德高尚,技术精良。看得出他们都相识,还都受惠于他的医术。其间,又知道了张一医生的父亲,乃是岛城篆刻名家、青岛市残疾人书画协会主席张明玉先生。加上自己牙齿多病,便开始关注起他。

    后来,陆续读到了张一医生一些关于防治牙病的博文,虽然受益匪浅。却只能自叹:知之晚矣。自己“会”刷牙已近初中。及长,刷牙都不过是胡乱拉几下。除了牙痛时,哪里还记得起牙齿。如今,一口牙,拔的拔、掉的掉,除了义齿(不错的名字呐),所剩非蛀即松几近残兵败将,不但不堪重用,还时常闹点痛肿炎症折磨我一下。自打是读了张一医生的《浅谈智齿冠周炎》后,始知第三磨牙还有个很文学的名字——智齿。这却引不起我的兴趣。因为我左下那颗一向尸位牙间,无所事事(没有上牙与它咬合)的“智齿”,老长一段时间,经常痛不可耐。近来又变本加厉,牙龈肿大、松动内斜,老在拉磨舌头,甚至有碍吞咽了。这般作为,何“智”之有!只恨得我牙痛加剧。

    许多博友都有现身说法,说张医生身怀“无痛拔牙”术。坊间亦久有口碑。按照博友提供的电话,我拨通了张医生的手机。热情回话之后,还接到了一则短信“指南”,末句是:“如到了附近不好找,来电话我去接你”,还没进门,已感温馨十分了……

    经过一番询问与检查,张医生告诉我,这颗智齿,由于清洁不易(想与刷牙不当有关)。天长日久,造成牙垢堆积,细菌增生,牙龈发炎,加之松动内斜,造成不断拉磨伤及舌头,自然疼痛加剧。既然本身无用,又在害人,建议拔除。我当然拍手同意。张医生问了我的身体状况后,随即开始打麻药,还说会有一点痛。也许是手法轻柔准确,我几乎直接感觉的是麻木。张医生让我漱过口,又探明我确无痛感,便说开始拔吧。我还没看清他拿的是什么工具,只感觉嘴里被拨弄了几下。便听张医生说,下来了!那颗丑陋的智齿竟已在他手里了。整个过程,张医生声声大叔叫着,与我谈着牙齿保护,谈着读书,谈着师长,语气谦恭,如春风拂面。曾听说张医生酷爱读书,买的书“家里都快放不下了。”用书滋养自己的人,才会有这般春风。

    临别。他又嘱咐了许多注意事项,除了一一答应遵嘱。我没有过多道谢。只喃喃一句:“果然不痛、果然不痛!”把一位路人逗笑了。

  • 标签:随笔 分类 评论:10 | 查看次数:192
  • 上一篇:诗里风景旧曾谙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508921
  • 文章总数: 130 篇
  • 评论总数: 906 个
  • 今日访问量: 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