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诗里风景旧曾谙

诗里风景旧曾谙 发表于 2018-4-16 7:06:05

  • 诗里风景旧曾谙

    仇方晓

    非常羡慕南朝刘宋宗炳,虽然“妙善琴书,精于言理”,又得朝廷青睐,曾数番起用他做官,却屡召不应。以至“孤累甚多,家贫无一相赡,颇营稼穑”几乎要靠种庄稼养家。平生“好山水,爱远游,”“每游山水,往辄忘归。”后来“有疾返江陵,叹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把自己游履过的山水名胜画出来,挂在家中,坐卧欣赏代以重游。

    宗炳是大画家。观赏自己的画以卧游,常人如我难以企及(画不出来啊)。如今,老退已十余年,不免也常回味自己曾经游履过的地方(更向往没去过的地方)。只是打怵舟车劳苦和景点拥挤,加上腰腿宿疾,对于远足旅游的事,差不多只能望之却步了。好在有照片、视频可观,庶几可作卧游功,聊胜于无。

    除此之外,我还喜欢读一些与旅游相关的古代诗词,在诗情画意的指引下徜徉山川名胜,领会其中故事。虽不能如宗炳“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却也常常思绪翩翩,遐想畅远。

    清代诗人吴伟业五律《柳毅井》的颔联“寒添玉女恨,清见柳郎心。”和颈联“短绠书难到,双鱼信岂沉。”写的是柳毅传书故事。吴氏自注:柳毅井“其地即橘社。”清人张大纯《姑苏采风类记》有记云:“洞庭龙君女,托(柳)毅寄书曰:‘洞庭之阴,有大橘焉,曰橘社。击树三,当有应者,即此。’”吴诗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在苏州醋库巷寻觅《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的妻子男扮女装,和丈夫偕游水仙庙(柳毅祠俗称)“花照”庙会的踪迹,终无所得的事。苏州曾有水仙庙数座。此处者,虽因沈三白而名,今已不存。沈复夫妇的浪漫旅痕更是无迹可寻了。吴伟业吟诵的柳毅井,据说也早已“年久湮没”。

    读清朝蒋士铨的《梅花岭吊史阁部》五律,让我想起十年前在扬州,两度去梅花岭拜谒史可法祠(墓)的经过。第一次在史可法祠流连太久,差点误了公干的班车。第二次再去为的是看看祠旁的梅花岭。时值仲夏,虽不见梅花,却也是满岭蓊郁葱茏,花簇锦绣,粲然若云,一派南国花园的秀丽。花树掩映下的梅花岭,看上去只不过一小丘。很难想象当年史可法与清军鏖战的场面。蒋诗中颔联和颈联云:“生无君相兴南国,死有衣冠葬北邙。碧血自封心更赤,梅花人拜土俱香。”说的是南明王朝君相腐败无能不仅未能复明,更可悲的是,竟在史可法抗清殉国,扬州陷落仅二十天后,清军甫至南京,和史可法同为南明弘光朝廷东阁大学士、礼部尚书的王铎和钱谦益等文武数百人,就卑躬屈膝地“奉舆图册籍,冒雨跪道旁迎降清军。”(章开沅《清通鉴》)而史可法战死后竟不得尸,后人仅以笏袍葬在梅花岭。在我两拜期间,史可法祠里都只有我一个游人。英雄寂寞,至今思来感慨万分。

    上世纪七、八、九十年代期间曾数度去过杭州,每次都要去拜谒岳飞墓,总被秦桧等四位奸臣跪像背后墓阙楹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打动。前不久又读到读到袁枚《谒岳王墓作十五绝句》其二云:“小蒋桓桓道姓施,涌金门外有专祠。雄心似出将军上,不斩金人斩太师。”讲的秦桧杀害岳飞九年后,钱塘人殿司小校施全刺杀秦桧不成,被磔的故事。称施全小校威武(桓桓),雄心可比岳飞。足见秦桧为世人所恨之深。施全杀秦不成,深为憾事。

    三十年前,济南首届全国城运会公干期间,下榻标山之麓。与王惠田兄几乎天天登标山。标山海拔只有五十多米,满山岩石堆积。张养浩(济南人,元代散曲家。官至礼部尚书)在《标山记》中云:“盖土人以以旁无他山,惟此标可望,故以名之。”清乾隆年间,山顶建造了两个石制单檐方亭,对峙而立。清代钟延英诗句“何当负郭开三径,直把双标茶盎中!”。喜爱至极,竟想把小乔秀丽的标山制成盆景,置于家中。想象力不谓不丰富。惠田兄在省队呆过,爱人又是济南人,对济南很熟。曾相约要登遍“齐烟九点”即标山、华不注山、鹊山、药山、卧牛山、驴山、凤凰山、匡山、北马鞍山九座山。“齐烟九点”典出唐诗人李贺《梦天》诗中名句:“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济南古为齐州。清道光二十五年,历城知县叶圭书在千佛山建的“齐烟九点”坊,就是借用此句说登山至此,向北可眺望诸山云蒸雾绕,飘飘渺渺,如烟九点。如今满城高楼如林,这般景色看不全喽。惠田与我登遍“齐烟九点”之约,也因他十多年罹难车祸终未实现。近年得到一本《济南诗文选》中虽有吟咏“九点”(山)的诗作,也是不全。其中金代元好问《匡山》诗云:“匡山闻有读书堂,行过山前笑一场。可惜世间无李白,今人多少贺知章。”笑的是后人误把杜甫怀念李白的诗句“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中别处的匡山附会成济南匡山,还在山上建了座李白读书堂。贺知章是李白的知己好友,故有末句之讥。

    济南泉水名满天下。其中七十二名泉历经多变,趵突泉却始终雄踞诸名泉之首。历代文人为趵突泉留下了很多吟咏佳作。连清帝康熙、乾隆,也曾驻跸于斯,写诗勒石。其中尤以元朝赵孟頫在出任同知济南路总管府事期间,写的七律《趵突泉》最名。诗中颈联:“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生动的描绘了趵突泉喷涌盛况。今已作为泺源堂(原为吕祖阁)的楹联。尾联“时来泉上濯尘土,冰雪满怀清兴孤。”句,颇可玩味。赵孟頫本为宋宗室。幼聪敏,为文操笔立就。还曾以父荫做过官。南宋灭亡七年后,受到元世祖赏识,“被荐登朝”做到翰林学士承旨。此举让很多人不齿,连亲侄子也给他写了绝交书。他的族兄甚至拒绝他登门拜访。后因夫人力劝,才允许他从后门进去。却遭到族兄讥讽,惭赧而退。族兄令人马上冲洗座椅。所谓“濯尘土”、“满怀清兴孤”欲借泉水洗涤尘世俗念,以求情怀高洁。出自他的口中,别具意味。有点那个了。当然,这不妨碍他成为诗文、书画大家。

    读描绘锦绣山河、古迹名胜的诗,足不出门,也会被吟咏中形成的丰富意景打动。正如南朝梁简文帝入华林园时云:“会心处不必在远处”(《世说新语·言语第二》)。但有会心,如莅胜地,亦然赏心悦目,心生愉悦。进而在探寻历史脉络中,更可以陶冶情趣,增识益智。此可谓卧游之乐也。

  • 标签:随笔 分类 评论:7 | 查看次数:49
  • 上一篇:聚会时代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480874
  • 文章总数: 129 篇
  • 评论总数: 879 个
  • 今日访问量: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