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时代 发表于 2018-3-30 6:55:04

  • 酒店的同学聚会

    老同学的家庭聚会

    聚会时代

    仇方晓

    有那么几年了,各种聚会骤然热起。尤以老人为最。什么同学、同事、战友、知青等等,可谓人以群分。聚会的主题是怀旧,载体是吃喝。经费AA制,丰俭由人(总要考虑收入之多寡,机关事业单位和破产工厂的同事能比吗)。好在大家也都不在乎吃喝(也吃不大动了),都不过为的是说说老话,一抒故人情怀。总憋着一肚子不痛快、对自己对别人都不满的人,一般不爱去聚会。其实这样的人不去也罢。一人向隅,举座失欢的场面总归令人尴尬。

    今年春节后,我们同学聚会时,有人接通了在外地的一位五十多年不见了的女同学的电话,一时举座喧腾,手机在十七八个人中不停地传递着,尽管有的已不能清晰地记着她的面貌,听到对方的喊着自己名字热情问候时,心中都涌出一股暖流。大家都盼着她会出现在下一次聚会上。这之前。我还参加了一位老工友在酒店宴请的当年工厂时代的同事聚会。他说没有别的,就是请大家见见面,说说话。令人感动的是,这一大桌人有几位在厂里早已提干进了领导班子,还有一位是从市机关处级岗位上退下来的。但是大家说的都是很“工厂”的话,听上去没有一点隔阂。亲密话语中。几乎没人提及我们那个早已垮的无踪无影的工厂。岁月真的是让遗忘长久啊!

    不管哪种类型的人聚会,免不了要合个影(有的酒店还提供免费相机拍照、多好),许多人还会用手机拍一些“花絮”,回去发发微信(心急手快的马上就发出去了),晒晒照片视频,宛如播放娱乐,让圈群里的人共享这已是当下世间一景了!

    我们早先(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前后)的聚会都是在家里,很少有去酒店的(经济也不允许)。另外,彼时常“下馆子”,会让人视为不着调的。那时后居处窄逼,哪有什么客厅。聚会时,炕沿床边,圆凳一圈(椅子不行,太占地方),人一挤(坐)定,真正“挤挤一堂”了。里面的人想要出去,好多人要起立闪身。我在不足15平米的地下室住时,有一次在家聚会,一位客人起立时急了点,一屁股把身后的书橱门玻璃顶破了。那几十年间,聚会一直延续着六十年代传下了来的主打菜(六十年代三年自然灾害“低标准、瓜菜代”的吃……略过吧):白菜丝拌海蜇皮、韭菜炒鸡蛋、炒蛤蜊(或煮熟剥肉以蒜泥拌之)、蒜蓉醋拌凉粉、糖拌西红柿(这些都容易搞到,也便宜)。好一点的,再起个鱼或午餐肉罐头,锦上添花了。若逢过年供应丰裕,还能凑个猪头肉香肠拼盘、切三两个松花蛋(蘸着醋泡姜末吃)、码一盘炸刀鱼或自家熏得鲅鱼,炖一钵子猪肉粉条白菜,那就太整齐了,太完美了。加上过年气氛,大家喝酒更爽(我们好多人都是在聚会中练出了酒量的)。酒一多,伦次就少,便开始满嘴天南海北跑火车了。末了,个个豪气干云,高歌猛志了!

    现在有些事很让人费解,比如如今住处的客厅越来越大,可在家里聚会的事却越来越少。客厅徒有虚名矣(如今各类聚会的人日益增多,家庭客厅也容不下了)。我却依然喜欢在家中搞聚会,喜欢那种家庭味的聚会。过去我们几位老同学经常轮流在各家聚会。彼此的父母都熟悉我们,甚至连我们的小名绰号都能喊出来。每次还会为我们做菜,时不时还会过来说上几句趣话(不是训诫)。几家的兄弟姊妹至今还艳羡我们当年的聚会。如今几家的老人都已去世,但他们的音容常常萦绕在我的心间。现在我们的同学聚会也不断扩容,只能去酒店了。只是,一年见不三两回了(忙老忙小、忙旅游,都快乐的忙着)。我们这拨人似乎也没有像我们的父母那样熟悉彼此的孩子们,更别说他们的同学了。也许我们真是跟不上时代的脚步,跨不过“代沟”了。

    不管怎么说,老来聚聚会总是好事,不怕絮叨老话,但不再温习苦难、啰嗦蹉跎。各自讲一讲老来所学、老来所乐,交流交流自己的天伦之乐和养生之道。讷言者也无妨,做一个倾听者也会大有裨益。再不行,喊句励志的口号(我们这代人这方面在行呐),大家一起干上一杯,互道珍重,互祝健康,相约未来。要知道,只有活着,才能看到更多的美好。那就多聚会吧!

  • 标签:随笔 分类 评论:11 | 查看次数:81
  • 上一篇:自古书厄多劫火
  • 下一篇:诗里风景旧曾谙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509817
  • 文章总数: 130 篇
  • 评论总数: 906 个
  • 今日访问量: 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