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关于头发的故事

关于头发的故事 发表于 2017-8-21 6:19:14

  • 关于头发的故事

    仇方晓

    除非生病和意外,谁人不长头发。正常情况下,会有五分之一的男人会秃顶,但秃到一根也没有的,绝少见到。一个人的头发大约在十到十五万根之间。一根头发的寿命一般到五到六年便会脱落,之后还会长出新发。这样的“新陈代谢”伴随我们一生。据说,女人的头发比男人要长,但即使不剪头发,长到六十至九十厘米是极限。但是,也曾有过发长二至三米多的报告(参见郭力家《人体画廊》)。如《吉尼斯世界之最大全》(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8月版)中,除了列举印度有位僧院长老的头发长达7.92米的“世界之最”外,还列举了一则1927年发自加拿大多伦多的一位小姐发长3.20米的报道。

    我国古人对头发多有咏颂。如唐朝白居易的“云鬓花颜金步摇”(《长恨歌》)和李群玉的“裙拖六幅湘江水,鬓垂巫山一段云。”(《同郑相并歌姬小饮戏赠》)的诗句皆以云喻美女秀发。而同朝耿湋的“玉鬓风尘下,花林丝管中。”(《上巳日》)诗句中的“玉鬓”,则是对白发的美称。李白的“白发三千丈,缘似愁个长。”(《秋浦歌》)是夸张地借白发说愁。而他的“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将进酒》)更是感叹人生短促,韶华易逝。东晋陶侃之母“割发留客”故事却是别一番意境。说的是,陶侃“少有大志”,孝廉范逵闻其名,路过欲投宿陶家。时陶家“室如悬磐”一贫如洗。陶母剪下自己拖地的长发,换得酒饭待客。为此,陶侃“大获美誉。”范逵后来还推荐陶侃做了官。陶侃年轻时做管理捕鱼设施的小吏(鱼梁吏)时,曾给母亲送去一些腌鱼,陶母不但如数退回,还附信责备陶侃说,你做小官,就拿公物送我“非唯不益,乃增吾忧也。”后来陶侃为官能“勤于职事”,且“有政声。”“功勋卓著,为时所重。”得益于贤母之教(参见《世说新语》)。还有伍子胥过韶关“一夜愁白头”的故事和岳飞“怒发冲冠”的词句,更是妇孺皆知。常识告诉我们,一夜愁白头和怒发能把冠顶起来,皆不可能。但他们的故事和词句靠着戏曲和文学的力量依然流传千古。

    另有两条关于头发的“故事”也录在这里,算是凑趣。一是古代相命术中,有“发相”一说,根据头发的润枯秀杂和粗细长短可以论断一个人的流年运气。这似乎已绝少有人信了。二是著名的民俗学家江绍原先生曾收到一条古俗资料云:“父母的坟墓被践踏隐没了,将自己的头发剪下来,在附近的地方拖着走,遇着拖不动的地方,便是父母的葬地。”尸骨隔土能吸住头发,似涉荒诞,姑妄听之了。窃以为二者只可聊佐茶后谈资。

    《孝经》的一段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把爱惜头发提到了礼教层面。后一句更道出孝的终极目标。但对一般人来讲,纵然一生美发飘飘肌肤如玉也难以企及。只能“心向往之”了。

    我国古代刑罚中的髡刑,就是把罪犯的头发强制剔除的一种耻辱刑。《三国志》作者陈寿的父亲就受过髡刑。《晋书·陈寿传》记载:"寿父为马谡参军,谡为诸葛亮所诛,寿父亦坐被髡,诸葛瞻又轻寿,寿为亮立传,谓亮将略非长,无应敌之才,言瞻唯工书,名过其实。议者以此少之。"陈寿对诸葛亮父子之评因有贬词。虽事出有因,难免失之公允。

    年轻时候读三国,虽然是囫囵吞枣,也会有狐疑腹诽之处。如曹操讨伐张绣途中,路过农民因避战乱没收的麦田时,下令:“大小将士;凡过麦田,但有践踏者,并皆斩首。”不料自己的马却被田中惊鸠所扰,窜入麦中,践坏一大块麦田。曹操要拔剑自刎,被“众急救住。”谋士郭嘉还以“法不加于尊”语相劝。曹操便割发代首传示三军,于是“三军悚然,无不懔守军令。”这段故事至今不忘,让我见识了曹操的奸诈。

    明崇祯十七年(1644),李自成攻陷北京时,崇祯皇帝“鸣钟召集百官,无一人至,乃与中宫王承恩登万岁山自缢身亡。”死前书衣襟为遗诏,末句云:“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虽以发覆面,崇祯的遗体还是被发现,“李自成命以宫扉载出……”(《清通鉴》章开沅主编,齐鲁书社,2000年)其情至烈、其景至惨。

    入清之后,清廷下令“男人薙发”,即把脑袋前半部头发剃光,仅留后半部头发编成辫子垂在脑后。号令“留发不留头!”“不从者杀。”顺治二年(1645),孔子后裔孔闻謤曾上疏请求蓄发。上谕回应曰:“……疏求蓄发,已犯不赦之条。姑念圣裔免死,……著革职,永不取用。”此后不久,孔闻謤就去世了。江山易主,头发竟遭此劫难。令人扼腕。值得思索的是,武昌起义之后,风雨飘摇的清廷曾下谕允许臣民剪辫。1911年12月连袁世凯也剪掉了辫子。民国建立之初,全国出现剪辫潮流。南京临时政府大总统孙中山在南北统一后,还发布了剪辫令:“……凡未去辫者,与令到之日限20日,一律剪除净尽,有不遵者以违法处。”但是,毕竟时代不同,风气开通,此“违法”不至丢命,更遭到一些人的抵制。当中顽固者不乏清朝遗老遗少和反动军阀。甚至有记载说,到1914年“北京下等人,至今剪辫子者甚希。”(《谈屑》,《远生遗著》卷4)最有名的是张勋的辫子军,坚持留辫以示效忠清廷,最终也不过做了12天的复辟梦即被击溃。为人不齿。蔡元培长北大时,怪杰辜鸿铭拖着辫子上课,引起学生爆笑。辜鸿铭说:“你们笑我无非是因为我的辫子我的辫子是有形的可以剪掉然而诸位同学脑袋里的辫子就不是那么好剪的啦辜鸿铭的辫子也许是留到民国的“清朝辫”中最有名的了。但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这个沿袭了二百多年的拖辫子陋俗,最终还是被彻底革除了。

    如今的世界,不分民族无论男女,装饰头发依然是追求时尚的第一标志。什么染色、塑形、焗油、上胶、拉直、卷圈、烫花、束髻、编辫子、扎发饰、甚至剃成图案文字等五花八门。各种发饰发型千姿百态,枚不胜举。只是见不到“清朝辫”了。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99080
  • 文章总数: 114 篇
  • 评论总数: 716 个
  • 今日访问量: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