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流落旧书摊的签赠本

流落旧书摊的签赠本 发表于 2017-6-29 4:55:19

  • 流落旧书摊的签赠本

      仇方晓

    签赠本,亦称签名本。其实二者略有区别。赠者多为作者把自己写的书送给师友亲朋作为纪念,也有把自己喜欢的书作为纪念品送友人者。此类书多有赠者题词与签名乃至钤印,后者多数只有作者签名鲜有题词,如签售。还有一种书上有作者提前签上名,交由书店发售,作者并不与读者见面。近乎于促销手段。

    著名作家、编辑、藏书家曹正文(笔名“米舒”即“迷书”谐音)的《珍爱的签名本》和《珍藏的签名本》二本姊妹篇,各收100名海内大家、学界前辈。介绍了自己与他们的交往经过和得书因缘以及他们的丰富著述和心路历程。见到报刊介绍后便开始搜购,先后在本市四方和上海福州路的书店买到。从中“认识”了许多文章大家。还买过当中大多数人的书。虽然缘悭一面,却把捧读他们的书视作亲承謦欬。由此也喜欢上了签赠本。但有人赠书总喜欢请人家题签。淘书时,也把签赠本作为一个选项。

    那年逛青岛糖球会旧书摊(洋洋大观的旧书摊曾是早些年糖球会一景。如今式微了),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摊上发现一本叶文玲的《秋瑾》(浙江文艺社1996年版),七八成新。一翻,发现衬页上有作者的题赠签署:“金铭、金枝存阅,文玲。97.11.22于杭州”其下还钤有两枚阳文名章,一时怦然,却不动声色。问价后,佯作侃价,摊主喊道:“六块,不叨叨!”赶紧付钱走人。题签又盖章(还是两枚),如此郑重赠书,不像是签售。书还这么新,何以散出,因为何种机缘流到青岛。金氏二位无从详考,当中又有什么样的故事,更是无从想象。叶文玲,1942年生。著名作家。已发表八百多万字,其中39本作品集及8卷本《叶文玲文集》。她的短篇小说《心香》,曾评为1980名全国优秀短篇小说。我买过她一本短篇小说选集和一本非洲游记《翩飞九万八千里》。这本签赠本厕身其间尤为珍贵。

    上一个礼拜,在溢出文化市场大门外一个旧书摊上,见有一套线装的《说文解字》,品相很好,索价1000元。无心买,只是劝摊主盖一盖,避免烈日暴晒。刚要走,又发现一本刘再复、金秋鹏、王子春合著的《鲁迅与自然科学》(科学出版社1979年第二版),这本书初版是1976年10月,我曾借读过。家藏鲁迅的书和写鲁迅的书不少。却没有这一本,本想买下。拿起一看,见封面灰头土脸,书芯三面切口都已晒成铁锈色。便有些犹豫想扔下放弃。无意间瞥见扉页上赫然盖着两枚寸方印章,知有故事,赶紧打开细看,果然见有刘再复亲笔题签:“怀荣兄存正”,笔迹十分清晰。两方印章皆为篆字阴文,一为刘再复名章,其下为受赠者藏书印。我没敢动声色,只轻轻问价,摊主看都没看喝价五元。我当即付钱走人。离去老远,还在如鬼市捡漏般暗自偷笑。刘再复先生是研究鲁迅专家,又是文章大家,著述颇丰。早些年因一本《性格组合论》名噪一时。上个月我还在书城特价区买过他的散文集《师友纪事》。这本《鲁迅与自然科学》,三十八年前,作者郑重赠出、受赠者珍爱收藏的签赠本,我却在地摊上得到,虽是机缘巧合,个中原委难测,不免令人唏嘘。

    有一次,在文化市场旧书摊上见到一位著名摄影家的作品集,厚厚一大册,全新铜版纸,印刷精美。只卖两块钱。一翻发现,扉页已被撕去。摊主告诉他收来时就这样。他估计的和我心里想的一样,扉页上面有作者的签名,全本处理有碍情谊。这本应一位名家的签赠本。竟被“毁容”流落到地摊,做了残本处理。买下回家后还在想,这位摄影家知道后会作何感想。秀才人情纸半张。”说什么好呢。

    有一位除了教材和考辅材料不读别的书的朋友,知我所好。居然将一位作家送他的几本签名本转送给了我。得书固然欣喜,不免嘀咕

    旧书摊上得到签赠本,读作者题词,抚其手泽,总会引人遐想。可是旧书旧情谁能解读。记得曾读到一则故事:一位作者在地摊上发现一本自己的签赠友人的书。他随即买下,在原题签处再次签署再送回给那位。此等书人“掌故”,当引人酸涩一笑。再一想,诸书还是万幸,流入旧书摊,买去的人,都还是要读的。总比落入造纸厂化浆池要好得多。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83465
  • 文章总数: 111 篇
  • 评论总数: 693 个
  • 今日访问量: 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