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友书缘 发表于 2017-4-6 6:43:42

  • 铁友书缘

    仇方晓

    “铁友”之“铁”,取之对举重的谑称:“举铁”。如省举重队教练王立国,济南人。书法造诣颇深,自号“历山老铁”即指此。另有“感情深厚,关系牢固”之喻,犹之俗语“铁哥们”。“友”字好解,兹不赘述。

    举重耆宿姜洪明,与我有师友之谊。其子姜凯,也已是资深举重裁判,二十多年来,每年单因举重赛事,我们至少要相聚两次,遂结忘年之契。今年的省比赛,我刚报到,他就提着一大塑料袋子书,乐哈哈地进了我的房间,说是送我的。见我略显疑惑,他告诉我,他那里有家工厂垮了,图书馆的书散落出来,他捡了这些送我。打开一看,一袋子全是名副其实的旧书,本本灰头土脸。看得出那家工厂图书馆藏书的条件不是很好。再说,厂都垮了,书何以堪!难得姜凯知我爱书(去济南时,他常陪我去英雄山和文化公园淘书,结果“传染”的也喜欢买点书了),更知我于书但求好读新旧等观。他说,只愿这些书会有我喜欢的。

    不顾再与众人寒暄,关门细检起来。其中《铁托自述》(新华出版社1984年10月版)、《赫鲁晓夫回忆录》(张代云、王长荣、陆宗荣、潘绪年、关可光等译,东方出版社1988年2月版,内部发行)两册,引人深思。这两位曾经都是世界政坛的风云人物。在法西斯入侵前南斯拉夫的时候,铁托是人民军的总司令,率领各族人民顽强抗击侵略者,成为了世界闻名的英雄。那时铁托的一句话:“别人的我们不要,是我们的,也绝不能够给别人。”令人荡气回肠。铁托还当选为南斯拉夫“终身总统”。他曾化名“瓦尔特”。有人称他就是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中“瓦尔特”的原型。这部影片曾在中国热播,打动过无数观众。在中国,两人都曾被批为修正主义。比较起来,赫鲁晓夫的名声似乎要逊于铁托。他的秃头和在联合国大会上脱皮鞋敲桌子的传说,我们这一代人至今耳熟能详。相同的是,如今他们的国家都早已经解体。许多事情已经太大变化。看一看他们当年的自话自说,想必会有些意思。

    这袋子书中,品相最好的是一套上下集的苏联作家《艾特玛托夫小说集》(外国文学出版社,上集1980年7月版、下集1981年9月版),虽然旧,看上去却不像有人借阅过。依稀记得早些年曾读过这本书的上集,印象不是很深。这次一下子得全了。可惜书中没有序跋,连作者简介和内容提要也没有。回家查点资料细读吧。

    品相最差的是《三个火枪手》(上下集)、《复活》两本。到底是世界经典名著,借阅的人多,不但已经油渍麻花,而且三面切口已成铁锈色,一翻都掉渣了。另有一本《大仲马传》(张英伦著,山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5月版),书钉也已锈蚀,还有数页水渍斑驳,但尚可翻读,堪可与《三个火枪手》配着读。

    清点后,便准备动手整理。可是赛事安排在淄博师专,远离市区,无处找打磨用的砂纸。便赶紧打电话给还没报到的济南小赵,请他买几张细砂纸带来。他素爱手工制作,懂得工具。也懂书事,还曾数次买书送我。小赵为人热心,闻讯当然爽快应允,如约带来。只是本次比赛忒忙,我司职的仲裁,本来缺人,又有人请假,几乎是连轴转。整理这些书,多是在半夜赛回宾馆放弃夜宵开始动手。先用砂纸磨出切口新茬后,用湿巾擦去封面污垢,晾干后再把开裂破损处粘补好,最后用东西平整压实。才草草盥洗一番,伴着隐隐的书香睡去。

    这几本旧书没进造纸厂化纸浆,没随它的主人一起消亡,来到我手里,还有人善待它们,读它们,是幸运也是缘分。我望着一展新容的它们,忽然记起了那句老古话:“纸墨寿于金石。”一时心生感慨,久久不已。

     

  • 标签:书话 分类 评论:7 | 查看次数:32
  • 上一篇:旧报新读(三)
  • 下一篇:春意融融淘旧书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00642
  • 文章总数: 115 篇
  • 评论总数: 722 个
  • 今日访问量: 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