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照片的趣话与糗事

照片的趣话与糗事 发表于 2017-3-20 6:48:52

  • 照片的趣话与糗事

    仇方晓

    老班长同学召集暌隔半个世纪的同学聚会,顺便带去了当年的毕业合影。大家互相传着指认,竟没有一个人能认全。大家正感叹日月穿梭催人老,同学矫本迟到了,见他十分热情地招呼大家,班长请他认一认在座的同学。他一边说都认识、都认识,一边挨个叫名,结果,不少名字说对了,人却对错了号。又给他毕业合影,指指划划半天依然不少张冠李戴。笑得同学们前倒后仰。

    老北大有一张著名的毕业合影,至今已百年。却因为一段趣话让几代人记住了它。那是1918年北大哲学系毕业生与老师们的合影。冯友兰先生在《三松堂自述》中记道:“老师们坐在前面一排,学生们站在后边。陈独秀恰好和梁漱溟坐在一起。梁漱溟很谨慎,把脚收在椅子的下面;陈独秀很豪放,把脚一直伸到梁漱溟前面。相片出来后,我们的班长孙本文给他送去了一张,他一看,说:‘照得很好,就是梁先生的脚伸的太远了。’孙本文说:‘这是你的脚。’这说明陈独秀的气象是豪放的。”冯先生书里附有这张照片。陈独秀那只脚很大,很突兀地伸在梁先生长衫前。乍一看,还真如他所言。难怪“陈独秀再仔细一看,不由得笑了。”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尽现大家风流。

    由照片引发的趣事很多,由照片引发的糗事也不少见,作家、书画鉴赏家朱省斋(本名朱朴,号朴园)在其《记笔墨生涯》(参见谢其章编《朴园日记》)中记载,上世纪二十年代他曾参与编辑过的《东方杂志》的一件照片糗事:该刊民国十二年(1923)九月初版发行纪念经济学鼻祖英国人斯密亚丹二百年专号(第二十卷第十七号)卷首的斯密亚丹的照片,并非本人。而是另外一个风马牛不相关的美国人斯密亚丹。照片是时任编辑的胡愈之“不知从哪里剪下来的”。结果“大窘,随即于次期致歉。”末了,作者还幽默了一句:“我以此事颇趣,因于此地顺便述及,深望他日愈之不要误会我故意揭他之短,幸甚幸甚!”

    那期《东方杂志》的照片误配,影响圈子应该不算太大。而第8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致敬环节中,播出的视频中,去年(2016年)不幸离世的澳大利亚服装造型师珍妮特·帕特森女士的图片被配成了还健在的澳大利亚制片人简·查普曼女士的照片。堪称“国际化”乌龙了。珍妮特·帕特森曾4次获得奥斯卡的提名,还和简·查普曼是长期的合作伙伴。据报道,简·查普曼知悉后,表达了遗憾之情,并希望尽快修改这个错误。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如此乌龙,总是件给奥斯卡丢份儿的事。

    记得一则化妆照相引出的糗事,一位老兄,解放前借了一位在“国军”做文职的亲戚的军服去照了张相,还上了色(那年月没有彩照,照片上的色,都是由照相馆人工“上”的)。结果因为出身不好,文革中被人揭发,照片搜去,人被审查,怎么说也说不清楚,一顶“反动军官”的帽子戴了老长时间,闹得很狼狈。类似的故事还曾读到好多版本。现在看来引人发噱,当事人却是诸多辛酸一言难尽啊。

  • 标签:随笔 分类 评论:5 | 查看次数:25
  • 上一篇:溥仪与书法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20402
  • 文章总数: 102 篇
  • 评论总数: 617 个
  • 今日访问量: 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