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溥仪与书法

溥仪与书法 发表于 2017-3-12 7:41:28

  • 溥仪与书法

    仇方晓

    末代皇帝溥仪3岁登基,6岁逊位,12岁时靠张勋复辟又做了13天皇帝,29岁起充当日本侵略者的工具,在伪满洲国先做了两年傀儡执政后,又作了12年傀儡皇帝。直到被俘做了阶下囚。

    别看他皇帝做的窝囊,自幼却受到了完整的教育。不仅通诗文、懂英文,还练得一笔好书法。1922年12月3日《顺天时报》上刊载的《清帝之博学与盛德》一文中称:“帝之书法乃学欧阳询、虞世南,4岁时曾书‘正大光明’四大字,左右近侍咸惊服不已。”据《爱新觉罗·溥仪日记》(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6月版)中《溥仪大事记》1911年9月10日记:“为溥仪举行开学授读仪式……”是年溥仪6岁。说他4岁写大匾并引人“惊服”,似涉夸张。但他从小就勤练书法却不假。溥仪九到十岁间仅存的一百一十六天的日记中,就有三十六天记有“写大匾、写仿、写大字‘福’‘寿’、写‘春条’、写对联”等书法活动。总之,从做皇帝到逊位出宫,从寓居天津到伪满时期,溥仪一直坚持练习书法,并以此作为精神修养。他的师傅当中状元陆润庠,进士第出身的陈宝琛和解元出身、曾在天津为溥仪进讲史书多年、后来成为伪满“国务总理”的郑孝胥等都是著名的书法家。溥仪书法有较高的造诣,与这些人是分不开的。

    溥仪最初是用师傅写的字制成的“漏格描红”练习。及长,除了研习古人碑帖,还喜欢临写先帝的御笔遗墨。他临写的乾隆皇帝的擘窠大字,尤为传神,大小如一,为人叫绝。曾任伪满宫内府大臣的沈瑞麟在《皇上乾德恭记》一文中称:“上善书法,日必临摹古帖与列圣御笔,时写擘窠榜书,龙翔凤翥,笔势飞动。赏赐臣下及外国人,无不珍为至宝。”有记载说溥仪11岁时,曾亲笔黄绢对联“淡云众壑归沧海;下笔微云起泰山。”赏赐给师傅梁鼎芬。《郑孝胥日记》中也有许多自己和他人受赐溥仪“御笔”的记录。如1917年12月11日记悬挂溥仪寄赐的“贞风凌俗”四字匾后感叹道:“自辛亥以来,海藏楼抗立国中,幸免天倾地陷之劫,今得御书以旌之,足以为臣下之劝矣。”感恩之情溢于言表。

    溥仪的字更以“宣统皇帝”之名而贵,早期写出的字,都要盖上“宣统御笔之宝”、“宣统宸翰”等御印。伪满时期初改元“大同”,改帝制后又改元“康德”。再加上日本人的干预。已不可能再用“宣统”年号。改钤“所其无逸”、“无逸斋宝”、“缉熙敬止”、“民勤楼宝”等印。做傀儡的无奈可见一斑。有趣的是,溥仪寓居天津时,有一天突发奇想,自号“青巾”微服混迹商业区鬻字。结果,写了七十多副对联,然而所得无几。甚至有人用几个铜子打发他,之后却撕碎扔掉。第二天,他派人以每副100银元去买回他的对联,仅收回4副。后来,知道了“青巾”就是“宣统皇帝”的人,后悔不迭。多年前,曾见到溥仪赐人的大字“福”“寿”立轴照片,拍卖价已近两万元。人间什物常因主人显达而贵,古今皆然。

    溥仪的先帝乾隆皇帝一生酷爱书法,还在养心殿辟出小阁为书房,取名“三希堂”。“三希”涵义有二,本意为“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即士人希望成为贤人,贤人希望成为圣人,圣人希望成为知天之人。二是阁内藏有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和王珣《伯远帖》三件稀世书法珍宝。乾隆还亲笔写了“三希堂”匾额。溥仪入宫后,也非常喜欢“三希堂”,经常在此流连。还曾模仿刘禹锡的《陋室铭》写过一篇《三希堂偶铭》,中有“可以看镜子、阅三希,无心荒之乱耳,无倦怠之乱形”句。谁曾想,这三件书法珍宝竟被溥仪带出宫外流出,其中《快雪时晴帖》流落到台湾,《中秋帖》和《伯远帖》1952年由周恩来派员赴港鉴别购回。

    大赦后的溥仪,依然喜欢练书法。有人索字,差不多有求必应。临近文革,不大给人写了,写也多是口号文字。如1965年9月26日他给匈牙利记者写下一句很响亮的口号:“为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支持世界各被压迫人民与民族,为实现共产主义伟大事业而共同奋斗。”“文革”爆发后,他把家中一大筐自己的书法作品付之一炬,从此拒绝为人写字。实在推辞不掉,只用钢笔写一句“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签个名了事。1967年4月20日,他对携带纸、墨、笔来找他写字的人说:“我是一个公民,字没有什么特殊,如果因为过去当过皇帝,则更不是了,过去的封建皇帝多么丑恶肮脏! 如果你们把我的字悬在屋中,让别人一看,对你们、对我都不好。你们为什么悬那样丑恶肮脏的人的字?我也不能那样招摇……”只用钢笔写了上面那句口号签名了事。值得一提的是,“文革”初期,由于周总理指示对溥仪等实行保护政策和毛主席关于肯定溥仪“改造过来了”的讲话内容传出,使得溥仪在“文革”中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未动自己丝毫”、“大体无事”(参见《溥仪日记》)

    溥仪从皇帝到囚犯、再到公民,还当上了全国政协文史专员、又被特邀为全国政协委员(还享受到高干待遇),度过了人生最幸福的后半生,终得善终。这在中国历朝末代皇帝中绝无有二。

  • 标签:随笔 分类 评论:4 | 查看次数:54
  • 上一篇:旧报新读(二)
  • 下一篇:照片的趣话与糗事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00644
  • 文章总数: 115 篇
  • 评论总数: 722 个
  • 今日访问量: 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