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旧报新读(二)

旧报新读(二) 发表于 2017-2-18 9:52:54

  • 旧报新读(二)  

    仇方晓

    鸡年正月,闲来无事,为方便阅读计,动手剪贴保存多年(最早的已有二三十年了)舍不得处理的《文汇读书周报》。翻着这些当时读得很细的旧报,许多名家文章大多只记仿佛,记详者甚少,有的除了作者姓名,甚至连题目都不记得了。剪着剪着,常会被一些文章吸引,放下剪刀捧起重读。

    其中读到谷林先生《羽扇和诸葛亮》(1997.1.25)一文中:“我呢,一向懈怠,不好诣人。如今白头灯下,摩挲老眼,点检架上未遑寓目的旧书,满怀如何择取补读的踌躇,不仅发出……感叹:余生还能消得几卷书?”一段文字时,觉得很“面熟”,尤其是末句那声叹息,更是耳熟能详。仿佛记得(又是仿佛!)家藏谷林先生的《上水船乙集》中也收有此文。一翻果然。也就是说,这篇文章我应该至少读过两遍。何以只记得这一声感叹?根据发表日期算,其时谷林先生已近八十寿了。十二年后,谷林先生去世。一声叹息终成绝响。而自己于今不过甫近古稀。记忆力已经如此衰退,怎不令人气短。

    谷林先生本名劳祖德。自幼爱好文史,却干了大半生会计。1975才年调入中国历史博物馆参加历史文献整理工作。一待十四年。谷林先生一生喜爱读书、买书、藏书。又是文章大家。著作有:《情趣·知识·胸襟》、《书边杂写》、《淡墨痕》、《答客问》、《书简三叠》、《上水船集》(甲乙二集),还有校点出版的230万字的《郑孝胥日记》。其中《情趣·知识·胸襟》我曾见到过,当时尚不知谷林先生之名,又见题目颇似励志一类(其实谷林先生原本另有自拟书名),竟未细检,一时错过。后来报刊上零星读过谷林,读的十分喜欢。此后。见到他的书就买。除了《情趣·知识·胸襟》至今未能淘到。其他包括《郑孝胥日记》都买了。这次剪贴的林谷先生(谷林先生曾著文讲,他有两位老友曾误会是署名排印颠倒了。后来他结识了林谷且有书信来往)那篇《最后的书简》(2013.1.27)中有云:“谷林先生在文化圈内并不被称为学者,但他那些聊天式的议论话语却比某些吓人的高头讲章要高明得多。”所言极是。谷林先生的文字,论史引证博精,品书动中肯綮,记人情深宽容;笔下虽时有文白相间,却无不清简活泼,辞章精致、见解通达。读谷林先生的文字庶几可令人“心无点尘,渣滓日去。”

    谷林先生晚年常会将藏书或买书赠给友人。六十八岁时曾几天内3次买了6册张中行先生的《负暄琐话》送人(见张中行《负暄三话·谷林序》);七十六岁时曾将所藏周作人著述十一种送给了扬之水。散归散,书还在买。谷林先生年届古稀时还一周逛六次书店,八十三岁时还两次进隆福寺最终买下一部旧《瓯北集》。谷林先生家藏既有“未遑寓目”之书,却依然买书不辍。这般爱书和对于藏书的豁达境界,仰之弥高。驽钝如我“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想来惭愧,自己虽也积下到死不读完的书,还自诩因此而富。思来惭愧,生性驽钝疏懒,至今家中所藏更不乏“未遑寓目”者。谷林先生“余生还能消得几卷书?”之叹,犹之木铎惊梦,激人奋起:该多读点书了……

  • 标签:书话 分类 评论:7 | 查看次数:45
  • 上一篇:旧报新读
  • 下一篇:溥仪与书法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33818
  • 文章总数: 117 篇
  • 评论总数: 752 个
  • 今日访问量: 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