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津津有味话拜年

津津有味话拜年 发表于 2017-1-24 10:23:44

  • 津津有味话拜年

    仇方晓

    春节,习俗多多。什么小年祭灶,年三十贴春联、放爆竹、吃年夜饭和饺子,初二送年,初三“走丈人”,上元节(元宵节)灯会,还有拜年不一而足。诸如此类,千年不变,个个马虎不得。这里单说拜年。

    梁朝宗懔《荆楚岁时记》云:元日(即正月初一)“长幼悉正衣冠,以此拜年。”这是亲族间礼仪性的节俗。一大早(也有在除夕后半夜的),家中儿孙辈们要穿上新衣,给长辈拜年,早先,要行磕头礼。此时,长辈们便会给一些“压岁钱”(俗称“磕头钱”)。钱数因贫富而异。快乐都是一样的。现在,磕头拜年已绝少见,偶尔有人为了逗长辈高兴,让自己的孩子给爷爷奶奶磕头拜年。老人一乐,压岁钱会翻倍地给。

    这种亲族拜年礼仪一结束,拜年的四邻好友就陆续来了。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云:“(元日)士庶互相庆贺。”这就是社交性拜年了。拜年从“元日”开始,何时结束,似没有明确的规定。日子也就不局限于元日。只是,元日拜的多是近邻和师长。民间谚云:“有心拜年,十五不晚。”清人更有“有心拜年,寒食不迟”说(《清嘉录》卷三)。不过,后者已近谑语,寒食拜年难免有点玩笑了。不出正月拜年,都说得过去。不管怎么说,拜早年还是更显恭敬。单位里,喜欢和领导走近的人,给顶头上司拜年,当然讲究拜早年。你真来个“十五不晚”,就显得不太重视领导了(总之不大好吧)。刚记事时,正月里跟父亲上街,常见长辈们见面相互抱拳作揖道一声“过年好!”如今,父亲去世已五十多年。想起这些老光景,已恍若隔世了。

    闽人旧有“正月初二鬼贺年”一说。清人施鸿保《闽杂记》卷一有记:“仙游俗,以正月初二为鬼贺年。是日,咸闭门设供,不相往来。若他处流寓者不知,往贺,亦坚拒不纳,以为犯之主人与客是年俱不利也。”此说在闽亦未必普遍。近人多不讲。北人更无此俗。反而,不少地方还有正月初二媳妇回娘家之习。所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是也。

    年俗里,拜年虽未定具体日子,却是变化最多的习俗。仅仅半个多世纪,拜年的方式从最初的以相互登门相拜为主,不断演变更新,已令人目不暇接。先是兴起互寄贺年片,年关之际处处信筒子爆满;后来电话普及,人们改用电话拜年,足不出户可闻四海亲友之声;手机初兴,短信拜年几成“文化”,但只能读字当晤,难闻其声了;如今,手机上网风靡世界,微信大行其道,免费(这一点很重要)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让拜年变得更为便捷且有了娱乐功能。但是不管怎么变,老式拜年虽不入主流,或多或少还都存在,一如怀旧情怀。

    但是,民间一度盛行的正月里登门拜年相互请客吃饭的习俗,已渐呈式微之势。古谚云:“走一家不如坐一家。”早些年,一进正月,亲朋好友常会轮流在家宴请,一是庆贺新年,二是共诉衷肠。据说,“朋友圈”大的人,会一直喝出正月去。那会,家家居处窄逼,大家挤在小屋一隅,几碟小菜,几瓶“栈桥白干”,一喝大半夜,个个微醺,过年的话却意犹未尽。有一年正月某日,同学老姜在借单位的小屋里宴请老同学,新婚新年一起贺。结果我们连做菜的白酒也喝光了,至今难忘。如今,住处带客厅的越来越多,拜年家宴却鲜有人办了。动辄去饭店嘬一顿。七荤八素,三言两语,和年一样,倏忽之间就过去了……

  • 评论:15 | 查看次数:73
  • 上一篇:年夜饭漫话
  • 下一篇:灶王爷趣话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256121
  • 文章总数: 132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3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