崂山虎踪 发表于 2016-5-25 15:22:54

  • 崂山虎踪

    仇方晓

    崂山,素以奇峰云海,飞瀑流泉,奇观荟萃;林木苍郁,花繁草茂,物产丰饶闻名天下。自古有“海上名山第一”之美誉。

    全真道“北七真”之首邱处机的诗句“满山禽兽尽呼号”(《上清宫·九》),道出崂山野生动物之多。但没说有虎。历代文人名士吟咏崂山的诗文和民间故事中,却多见“虎踪”。最早的是“童恢驯虎”故事。据《后汉书》记载,童恢,字汉宗,琅玡姑幕(今安丘市石埠子乡)人。初为州郡小吏,因其“执法廉平”被司徒杨赐举荐为不其县令(治所在今青岛市城阳区)。政绩卓然。时辖区内百姓尝为虎所害。童恢“设栏捕之,生获二虎。”并“咒”出杀人虎“垂头服罪”,“即时杀之”。另一只依咒“号呼称冤”者,则“遂令放释”。今之驯虎山,即由此而名。驯虎山海拔仅150余米,哪里藏得住老虎。辖内崂山余脉铁骑山(古名不其山)主峰也不过海拔328,5米,面积1.5平方公里。以老虎活动范围大之习性,恐亦非能在此栖息。又《元史·释老传》载:“牢山(崂山古称)旧多虎,(张)清志(真大道第九祖)往结茅居之,虎皆避徙……”两则故事,皆似小说家言,已近乎神话了。

    还有一个传说是,后唐同光二年(924年)刘若拙(同年被宋太祖敕封为华盖真人)来到崂山,在太清宫东南山前建一草庵,在此潜心修炼。是时山中有虎为患,故在门额上书写“驱虎”二字,以冀辟除。后人又传刘若拙勇力搏杀虎狼,为民除害,山民赠“驱虎庵”匾额。而张崇刚《青岛奇观》中《驯虎山、童恢墓和童真宫》篇则传,童恢“放释”的那只老虎,被罚带罪为虎口丧子的老妈妈养老送终后,又被发配到关东深山老林,永不准回来。“打那以后,崂山上边绝了虎迹。”刘若拙虽为名道,言其“搏杀虎狼”,也只能是个传说。

    崂山有过老虎的传说还有不少。如巨峰支脉中的老虎尖(上清宫西北1公里),即因峰尖涧险,又传早期有老虎出没而名;三标山支脉中的抱虎山(惜福镇村东南4.5公里)则是传古时有人在此山洞中抱走过虎崽得名(都有繁衍了);石门山支脉中的虎头石(李村北4.7公里南尖口山西侧)因山顶巨石上摞着一块虎头状巨石而名、老虎山(李村北3.3公里,重庆路东)也因古时有过老虎的传说得名。斯山海拔仅173米,面积只有0.9平方公里。亦绝非老虎栖息之处。

    在《崂山风物》(崂山区文化局编)中还有两条关于崂山“虎踪”的民间故事线索:一是传老虎因过被玉皇大帝贬下凡间变成“虎头蜂”;二是“胡峄阳驯虎”。胡峄阳,清即墨城阳人。因其有异秉、好学,颇多传说。有“儒也为儒,仙也为仙。”之称。这则故事线索当是由童恢驯虎故事转化而来。

    清末崂山道长韩谦让,字太初,主持太清宫三十多年。还是位著名的古琴演奏家。山东巡抚杨士骧1907年游崂山时,聆听过他的演奏,曾赠诗表示敬意。韩道长当即步其韵和诗以答,中有“山头听虎啸,海上爱龙吟”句。但从下面“爱龙吟”句看来,还是觉得韩道长的诗句是“拟容取心”以抒情怀。并非真听到虎啸,见到虎踪了。

    在崂山各支脉山峰中,还有不少因具虎形而名的山峰。如三标山支脉中的虎岭顶(王哥庄村北3.5公里)即因山顶有虎形巨石而名;石门山支脉中的虎头石(李村北4.7公里南尖口山西侧)则是因山顶巨石上摞着一块虎头状巨石得名、老虎山另有因山形如虎而名一说。

    历代吟咏崂山的诗词中,“虎踪”更是不知凡几。如元代礼部尚书王思诚《虎啸峰》诗中“蹲蹲石虎树阴阴,坐啸生风几古今。”句、明山东副使赵鹤龄和万历年间即墨县丞周璠也都写过《虎啸峰》诗,赵有“石虎山峰啸林阴”句、周有“怪石孤蹲似虎牢,风传万木写呼号。”虎啸峰是当年“华楼十四景”之一。而今,似已不传。又如明朝杨兆鲲的“水绕蛟龙窟,地当虎豹关。”(《三兄读书大崂观春日携友过访》)、明万历年间即墨知县黄象冔的“怪云时响出头虎,暮色每吟涧底龙。”(《巨峰》)、明人黄宗扬的“鹿豕游兮道上,虎豹踞兮河滨。”(《赠崂山道人》)、明末即墨大族中周姓代表人物周如锦的“虎不早渡河,童公伏其辜。”(《崂山怀古·童恢》)、康有为的“奇石起攫搏,或作虎豹蹲”(《崂山》)等,都是借虎状景,描摹奇峰怪石和地势险恶。而清雍庚戌进士,即墨人周来馨《华严庵》诗中“马嘶渐到虎头溪”句,则以虎头称溪流,来由不详。

    尽管未见确切的文献支持崂山有过老虎。但是,自古被民间视为瑞兽的老虎的屡屡“出现”,还是为崂山平添几分神奇之美。

  • 评论:8 | 查看次数:80
  • 上一篇:御医轶闻拾零
  • 下一篇:中医用水的玄妙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830945
  • 文章总数: 154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5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