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庆生做寿如是观

庆生做寿如是观 发表于 2014-1-16 10:17:00

  •         庆生做寿如是观

     

    据说,我出生百日时,父亲还摆过宴席(一个纺织工人,又是解放前,可以了),收过不少贺礼。记得有一大堆银锁项圈手镯,后来却被人“弄”丢了。想来,都是是民国老玩意,锃光瓦亮的,样子已记不清了。小时候喜欢过生日,多半是为了吃点好的(喜欢过年也是缘于此)。小学时代,碰上逢“三年自然灾害”,父亲又突然病倒,靠他四十几元的病薪养活八口之家,吃饱已大不易,遑论吃好的。也许因为我是长子,生日有时也还过的。生日派对当然不会有,最多有一碗面条就过去了。所盼的那碗面条,实际上看重的是浇头(犹言“卤子”)的内容,亟盼能见一点荤。从记事以后到肉蛋凭票供应结束的年月里,敞开肚子吃肉的记忆几乎为零。

    十七岁那年,父亲溘然去世,家里的一切变得更加粗糙不堪起来。生日,已不再是我们生活的保留节目了。

    真羡慕现在的小孩,过个百日,大摆筵席者海了去了,场面近乎艺演,群情昂扬的。孩子长成知道后(都有录像、照片可观),混不个人五人六都应该不好意思了。每临这种场合,羡慕之余,我总会想起鲁迅先生的名篇——《立论》,想起那位说实话的人,挺好笑的。再后来,我自办庆生做寿的事,差不多是在有了儿子以后,多半是妻子拿着当“事”办才有的。极偶尔也请几位老同学小聚一下,喝点酒,说一些看似豪气干云,实则底气不足的热昏话。再后来,不再热心此道,家人想不起,自己绝对不提。加上有那么几年,生辰时经常公干在外,趁机省下不少缛礼。生日在我的生活里依然不是保留节目。  

    五十九周岁那年,胞弟和几位朋友依“男不做十,女不做九。”之古训,鼓动我做“六十大寿”。被我婉言坚辞了。如今的人都腻怕了(怕“三高”啊),早先“大肉大鱼”的饕餮之望,戛然而止了。再则,思来想去,自己既未学得“ABC,又未股海擒牛商海捞金。却因情商低下,性情不合时宜,又口没遮拦,常惹师长领导们不快,诸事不得要领,终未混个人五人六。如今已逾花甲,依然百无长进,实在没有庆生办寿的理由。这决不是矫情,我尊重自己,但崇尚简单生活。这也不矛盾,更不妨碍我努力生活。不会有大作为,也不会自暴自弃。比如捧书窗下,看云听雨。平淡之中,得在会意,庶几也能增加点“幸福指数”。这无关于钱,也和过不过生日无关。

    近读清人龚未斋《雪鸿轩尺牍》中《辞寿》一札,堪可玩味,抄录如下以飨同好:

    “……夫所谓寿者,必其人有德可述,位可尊,始寿可做。如仆之鄙且贫者,何寿之有哉? 〈淮南子〉云:‘人老成精。’候仆成精作怪时,诸公为仆挂一钟馗捉鬼图,摆几桌寿酒,听仆说几句鬼话何如?”

    龚氏所言,俏皮诙谐,这与他的学养与遭际有关,颇可令人思索。不过,龚氏设计的做寿关目,在我,想必是做不来。你想,眼前挂个钟馗,几杯下去,醉眼朦胧,万一说出一些连鬼都不爱听的话来如何是好!那还不叫钟馗一耳光打出个“发昏第十一章”来!所以,若真能老到成“精”(《淮南子》没有明确“成精”的年龄),也还是辞寿不做的好。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831144
  • 文章总数: 154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5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