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健将、名教双重美誉 摔跤、举重满门桃李 ——记青岛“二体”著名教练员李书章

健将、名教双重美誉 摔跤、举重满门桃李 ——记青岛“二体”著名教练员李书章 发表于 2014-1-10 11:39:14

  •          健将、名教双重美誉    摔跤、举重满门桃李

                                —记青岛“二体”著名教练员李书章

                                 

       提起青岛市第二体育场教练员李书章,岛城体坛无人不知。无论是在摔跤还是举重界,都是赫赫有名的重量级人物。从摔跤运动员到教练员,又到举重教练员,无不成绩斐然,声名遐迩。

    李书章祖籍平度,生于1934年,10岁时,随到父母来到青岛。小学就读于市北区临邑路小学,1951年考入青岛二中。李书章在家排行老大,身下2个弟弟1个妹妹。母亲无业,全靠父亲做工为生。体弱多病的父亲劳力有限,收入微薄,生活非常拮据。聪颖的李书章在困苦生活的磨练下,非常懂事,事亲至孝。放学后,经常去拾煤渣捡柴火贴补家用。在学校里,他努力学习,尊敬师长,品学兼优。此外,李书章非常热爱体育运动。通过刻苦锻炼,练就了良好的身体素质,是学校里短跑和跳远能手。还成为班里的体育委员。

    1954年初中毕业,李书章如愿考上了他心仪已久的中央体育学院(今北京体育大学)中专部。可是,面对喜讯,李书章却陷于了沉思,想到父亲不见好转的病和年幼的弟妹们,忖度再三,他作出弃学做工养家的决定。老师们得知后,反复动员他莫失良机,还到家里做他父母的工作。好在,北京上学吃住免费。校学生会还为他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刚强的父亲也支持儿子进京求学。李书章至今还记着那张15.8元的火车票。每说及此事,总是对母校充满感激之情。也就是因为一张车票,一直到毕业。李书章一次也没有回过家。来回车票钱抵得上全家一个月的口粮,家里实在拿不出啊。正因为此,李书章十分珍惜这次学习机会。学习训练异常刻苦。即便是春节期间,他也是强忍着思亲之痛,在空荡荡的学校里坚持训练。他的精神受到大家的好评和拥戴,先后担任过班长、团支部书记和团总支委员。最值得庆幸的是,他良好的身体素质和意志品质,被我国著名的国际式摔跤教练王德英教授看中,收入门下。严师出高徒,在王教授的细心调教下,李书章的运动技术大幅度提高。此间,他不仅获得过北京市古典式摔跤冠军,还打破过该市举重轻量级推举记录。后来,曾和数名著名运动员一起被称为“新中国第一代优秀的国际式摔跤运动员”(《摔跤与柔道》)。

    很快,三年的中专学习结束了。正在实习的李书章突然接到父亲去世的噩耗。这无异于五雷轰顶,一下子打蒙了。但是,他却依然不能回家,除了实习任务,另外,他连回家奔丧的路费也没有啊。那一年春节,一向坚毅,从不流泪的李书章,孤独一人在宿舍里失声痛哭,第一次流下了泪水。悲痛之余,他意识到自己必须担当起撑掌家庭的责任了。于是。他决定放弃继续升学深造。

    19578月中专毕业的李书章分配回青岛,在市青少年业余体校(当时设在“二体”),当了一名田径投掷教练。但他没有放弃自己的专业。在当时国际式摔跤还不普及的情况下,他一方面遍访岛城中国式摔跤名手,凭着自己在京兼学到的中国式摔跤技术与他们学习交流,一方面宣传国际式摔跤,为日后推广开展这项奥运项目做准备。不久,他首次在市中国式摔跤比赛中获得冠军,这位眉目清秀,说话慢声细语,比赛却出手敏捷、凶狠凌厉的年轻人,自此声起岛城跤坛。继而,体校又委任他在“二体”开设了摔跤班(国际式、中国式兼教)。勤奋的李书章跑工厂下学校,精心选材,严格施教,很快培养出一批优秀选手。1958年为迎接第一届全运会,青岛成立了国际式摔跤队集训队,李书章任教练员兼运动员。由于教练出之名师,自然出手不凡。加上李书章与队员年纪相仿,训练中师生交手,真正言传身教,队员们的运动技术水平提高很快。1959年青岛队代表山东参加全国自由式、古典式摔跤锦标赛古典式比赛中,李书章获次重量级第二名;他麾下的江敦太获最轻量级第六名;郎益刚获重量级第一名。同年,郎益刚又获得第一届全运会同项目亚军。批准为运动健将。1960年李书章率青岛队参加全国20城市自由式、古典式摔跤锦标赛中,他本人获古典式中量级第三名;队员郎益刚获重量级第一名;杨世杰获重量级第三名。为山东省和青岛市赢得了荣誉。可惜的是,正当我市摔跤运动蒸蒸日上之际,1958年“大跃进”中,青岛取消了“二体”的市青少年业余体校,在“一体”(今天泰体育场)成立了市体校,却未设摔跤。到1961年,该校停办,又在“二体”恢复市青少年业余体校(实际真正恢复训练是在1962年下半年),依然设有再设摔跤项目。

    1966年“文革”爆发,国内又取消了举重,训练停止,队伍解散。但这项深受群众的体育运动,依然在我市民间和基层活跃着,自发的训练点随处可见。如山东省青岛训练基地名为“毛泽东思想体育宣传队”的摔跤、举重摔跤训练和退役的老运动员尤明河在工人文化宫、于守金在居民院的举重训练就颇具影响。但由于都是露天,条件过于简陋,一时难成气候。1968年,不甘学无所用的李书章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向市体委军管会提出申请在“二体”开展举重训练(没提摔跤,是因为他知道当时许多人对摔跤持有更大的偏见,不可能批准)。不知为什么,军管会居然批准了。这真是,青岛举重幸甚,青岛体坛幸甚(真该向军管会致敬啊)。岛城举重爱好者奔走相告,“二体”一时门庭若市,狭小的举重房已难以容纳。李书章不得不设高门槛,严格选拔。有时候,还会在训练时间之外,让阻在门槛外的人进来过过瘾。

    打那以后,一直到退休,李书章再也没有离开举重。举重房成了他的家,训练成了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举重房里有块小黑板,每天都会见到提前到的他,认真地在上面写着训练计划。李书章不善言辞,讲起课来,却是循循善诱,鞭辟入里。他性格温和,训练却十分严厉,观察细致入微。偷懒的学生,很少能逃过他的目光。在国内取消举重的日子里,李书章以辛勤的劳动,不仅保住了青岛举重的人脉,而且,为青岛举重积蓄了一股强劲的势头。这股势头终于在1972年国内恢复举重后,喷涌而发,1974年第十届省运会上青岛一举夺得团体冠军,8个级别,夺得612铜。此后,到上世纪80年代末,李书章先后向省队、省体校输送了近二十多名优秀的举重运动员。这期间,几乎每一年都有他的学生夺得全国冠军。其中佼佼者杨怀庆、宋振竹和马文柱都是亚洲举坛名将,多次夺冠打破亚洲记录;多次获得全国冠军和打破全国记录,其中仅这三人就夺得四届全运会五个冠军。现任省男子举重队总教练马文柱、省女子举重队总教练杨志俊都是赫赫有名的教练员,已培养出世锦赛抓举冠军和全运会冠军的青岛市体校女子举重队教练员李学义也是出自他的门下。

    另外,李书章还成为我市第一位举重国家级裁判员,并为青岛市举重竞赛工作做出了极大贡献,直到退休,无论是青岛市承办、主办的各级比赛,无论是职工还是学生的比赛,从竞赛编排到裁判员组织,李书章无不亲力亲为。并为青岛市培养了第一位举重国际级裁判员和一支水平较高的裁判员队伍。作为摔跤、举重两栖教练已实属罕见,两项运动都能取得优异成绩,不仅令人瞩目,更是鲜有人能与之比肩。

    1984年李书章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自此工作更加勤奋。李书章行事严以律己,克勤克俭,不求闻达。好多学生都当上了各级专业教练员,可他还是默默地耕耘在“二体”这块业余训练的园地,依然积极地为学生们推荐输送队员,这种甘做铺路石的境界,至今让这些已是资深教练员的学生们感念不已。

    作为一个业余体校的教练员,做出这样非凡的成绩,殊非易事。因此也多次受到各级领导的表彰,曾被评为市劳动模范,当选市北区政协委员。成为岛城第一批高级教练员。

    如今,已届耄耋之年的李书章,依然关心着体育事业。不管是与举重还是摔跤的学生们相聚,他总会关注询问他们的训练和比赛情况,每有佳绩,他就会喜形于色,鼓励有加。让人动容。


  • 评论:1 | 查看次数:232
  • 上一篇:开封有条书店街
  • 下一篇:我的举重情结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830809
  • 文章总数: 154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5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