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忽有故人心上过

忽有故人心上过 发表于 2014-1-3 9:58:48

  •    

     

    作者(右二)与王惠田(左二)在比赛中,中间为王惠田恩师姜洪明,左一:姜凯,右一:于红兵



         

        忽有故人心上过

         ——怀念王惠田

    有一天,睡梦中,隐约见老友王惠田款款走来,正欲招呼,却忽然飘逝。猛地惊醒,记起惠田多年前已驾鹤西去,“忽有故人心上过”,却无片语,一股人生无常的怅惘袭来,久不能寐……

    我与惠田结缘于对举重运动的共同挚爱。他干过专业,我是纯业余,练不动了,都热心作裁判,为的是能近距离接触举重。裁判晋级应试那点英语,让我们“准备”的好苦好累。去郑州考国家级前,他邀我提前去了他烟台家中,请了位英文老师通宵帮助我们临阵磨枪。半夜里,他爱人还为我们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环伺左右,很有一番“红袖添香夜读书”的味道。郑州三日考试下来,对完题,知此试必中,难免忘形,钻进餐馆,俩人一气吹了六瓶啤酒,大快朵颐。

    比赛中,惠田从加杠铃片到作裁判长,无不认真尽职。二十多年来,我们每年至少两次出任省赛裁判员,断断续续加起来差不多要一起待上大半个月。有一段时间的省赛裁判工作,常由我们俩轮流值长。可无论谁当值,我都必须高度认真,一丝不苟,不敢懈怠。因为,惠田的工作态度简直就是一本规则。规则面前是不能马虎的。

    惠田是个把每一天都当好日子过的人。无论买菜做饭、蒔花养鱼、生活中的琐琐碎碎,在他,无不充满美趣。这当然还得益于他的妻子,他俩夫唱妇随的和谐,庶几到了“举案齐眉”的程度。家中总是一室柔情,满堂笑语。每次外出比赛报到后,他的第一件事是先与妻子煲上一顿电话粥。我曾听到他在电话里完整地为妻子唱过一曲生日歌。惠田生活的很有情致。他喜欢各种小玩意,什么花匠铲、皮匠钳、杯盘器皿、陶艺雕塑、案头清供、挂件摆饰每到一处,都会“淘”到一些,以此打点和修饰生活,自得其乐。有时候,他还会多买几件送人。我曾收到一个树脂的孔子塑像,挺生动,大约就是前几年“讨论”定的孔子“标准像”,至今还摆在我的书橱里。惠田似乎是部百科价目大全,好多商品他都能作出物价类比。这多半是他那梳篦式逛商场搜集来的(惠田是个不乏生活小智慧的人啊)。出于情谊,每次相聚,我都会陪他逛一次商场,虽然次次晕菜,悭囊不破。多半也是出于情谊,他也经常陪我逛书店,不同的是,他却被我传染的买书成瘾(书是能惹人上瘾的啊),杂杂沓沓也买起书来。有一次,在济南英雄山地摊上,他见到一本喜欢的养生方面的书,一下子买了10本回去送给亲朋。送我时还叮咛,要注意健康。渐渐地,逛书店成了我们相聚期间的“保留节目”,不管多忙,我们都要去逛书店。虽然,每次都是我买的多他买的少。

    惠田还很喜欢照相(他是位很怀旧的人),记得他前后用过两架相机。每到一地,合影单照、自己他人,总要照一批,下一次,许多人就会收到照片。一时见不到的,他会托人送去,甚至寄过去。我至少有近百张他拍的照片,前些日子,整理这些照片时,见到他的笑容,许多往事宛在昨日。想想,如今却是天人永隔,不禁悲从中来。

    惠田是位体育老师,却常年担任班主任。惠田很热爱这份工作,非常关怀学生,赢得了学生的喜欢和推重。他是个很联络人的人,为人随和,善结人缘。他有一个很厚的贴布封面的老式笔记本,上面记满了毕业生的联系信息。每到一地,他都要查着本子打好多电话。闻讯后,彼地远近好多学生都会来宾馆找他,有些不同届的同学,常常会联合搞个师生聚会,惠田曾邀我参加过数次,殷殷同窗谊、拳拳师生情,让人动容。我在他家里见过一块小石板,上面刻着他用自己学生的姓名写的一篇“骈文”,虽声律韵辙未必严合,却也朗朗上口,他说那届毕业班每人都有一块。以勒石铭记师生情谊并作为毕业纪念品的,我还是第一次见。惠田极重情义,尤敬师长,在省举重队时,他师从著名举重教练员姜洪明。退役那么多年了,依然时常惦念着姜老师,除了平时电话问候不断,但有去济南的机会(就是去外省来去路过,他也要在济南下车),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去看望姜老师,多半还要在老师家住上一天,在那里,惠田有说不完的旧情老话,一说就是半宿,俨然姜家亲戚。姜老师至今说起来,依然感念不已。

    惠田生就一副热心肠,是个感情很细化的人,为人做事,举手投足纤细毕现。每次去烟台,什么时候家宴、什么时候朋友聚会、什么时候陪你出游、他都会躲开公干,安排的非常周全。末了,还要力邀挚友去家里住上一天,返程票都替你订好。有一年,在省城参加全国举重裁判员学习班时,我突发高烧不退,省体委领导派车送我去医院,惠田慨然陪往。医院里跑前跑后,忙的不亦乐乎。打完吊瓶回宾馆时已错过吃饭时间,他到餐厅央求人家做了碗蛋花面,硬是逼我吃下,说能吃饭好的就快,好了咱们喝酒去。惠田平时不太饮酒,朋友相聚,却也能豪饮。都是为了温润那份友情啊。如今,世间太热情的人未必是朋友,可是惠田对朋友的那种热忱,坦诚的让你俗念难生,连谢字都说不出口。惠田就是我不说谢字的朋友。2005年夏天,烟台全国赛事甫毕,惠田邀请几位赛会内外的师友去他的新居一聚。我因公事要赶回青岛,谢绝了他的再三挽留。握别时,惠田颇生憾言,依依不舍。我笑着说,明年省运会就在烟台,把好酒给我留着。言罢,登车而去。不曾想,这次却成了永别。

    惠田有一辆摩托车,驾龄有年,技术娴熟。惠田对车呵护备至,整日擦拭保养的熠熠生辉,买个零配件都一定要到专卖店寻找原装正品。有朋友去烟台,他总爱驾摩托迎送,每次都要叮咛来人戴好头盔,一路循规蹈矩,仔细的很。可是,惠田偏偏在上班的路上因车祸罹难,年仅57岁,离我们烟台一别仅半年多点。肇事者竟是他自己那辆心爱的摩托车。坐骑忤逆,妨主害命,天公不公,不假以寿,人何以堪,悲夫!

    他零星读过我写的东西,表示很喜欢,鼓励我多写。还说,他有个学生在出版部门工作,以后帮我出本书,我只当是戏言(我哪是出书的主),便笑笑说,那我就请你写序。如今,我书没有出,却要写怀念他的文章了。

                                                                                       

  • 评论:6 | 查看次数:84
  • 上一篇:求医记趣
  • 下一篇:刻蜡板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830904
  • 文章总数: 154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5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