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 发表于 2019-5-7 12:32:40

  • 来福三十多岁了,依然是甩了水桶的扁担---光棍一条。

     按说来福小伙子人也不错:长得不算高也不算矮,一米七的个头,看上去是蛮精神的一个人。目前他和她的老母亲在一起生活,至于他的父亲,没人能够说清到哪去了,也没有听来福说过。老母亲年事已高,而来福仍优哉游哉的混日子,靠领社会救济过日子,这可急坏了居委会的领导,来福年轻力壮,居委会给他找了好几个工作,可干不了多久就不干了,为啥?太累,工资太低……后来居委会给他联系了港务局的工作,工资较高,但累也是免不了的,勉强干了一个多月,又不辞而别……过了没几天,邻居们看他在即墨路小商品市场在卖纽扣丝带之类小商品,也算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好歹也能养活自己和老母亲了。

     这一年已是一九七九年了,改革开放的号角已经吹响,人们正以异样的眼光看待这身边的些许变化,对来福这样有些不务正业的青年总是有些瞧不起和嗤之以鼻的。但一年后,大家惊异地发现,来福的行头变的光鲜起来,邋遢的外表正被西装革履包裹,大院里的姑娘小媳妇们被他手中漂亮的小商品吸引,不时地追着他买心仪的商品,他瞬间成为大院里居民热议的新闻人物,当然大家对他还是脱不了有些好吃懒做的印记,只不过他突然变得有钱起来,大家虽改不了对他的坏印象,但也以异样的眼光注视着他的变化……

     来福变了,以往站大街,唾沫星子满嘴喷溅与人胡吹海侃的来福不见了,大院里也难见到他的身影,偶然碰面时也是简单打个招呼匆匆走过,“忙啊”这是他与邻舍打招呼时常挂在嘴边的话。他确实是忙,走南闯北忙着进些时兴的小商品,肩上扛着大包小包急急走过……

     大院里的居民眼光也有了变化,由鄙夷不屑一顾而逐渐刮目相看起来。“来福有钱了,人也勤快了,啧啧……”

     来福也给大家带给大家一些想不到的惊喜,第一个想不到的是他两年后带回一个比他小十几岁的姑娘做他的媳妇;第二个想不到的是:他出生不久就没有见过的父亲从海外回来见他。人们这才知道来福有父亲,他的父亲解放前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带到了台湾,而留下了尚在襁褓中的来福。来福的好日子来了,从来福的嘴里大家了解到他的父亲后来从台湾辗转到了欧洲某国做起了生意发了小财,每逢说到这儿,来福总是故意咽一口唾沫,以等待大家羡慕期待的眼神。

     那时刚改革开放不久,各地急着招商引资,据说有关领导曾找到来福,想让其父亲投资本地建设,也给与了一些优厚地待遇,但成功与否我们无从知晓,因为不久来福就搬出了我们大院,住上了很阔气的房子。数年后,有曾经见过他的人说,他跟着他父亲到了国外,现在香港做买卖呢……

    改革开放那年。秋生已经二十七岁了。应该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了,而秋生却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他觉得自己正年轻,还是需要学习的年龄段呢。说起来秋生还真是命运多舛,上学时虽然有些顽皮,但学习却一直是年级部的佼佼者,那时候小学升初中时要经过考试择优选校的,秋生成绩优异,上了岛城一所名校,谁知上到初二时文革开始了,各地已经停课闹革命,由此耽搁了学业。但秋生没有放下学习,凡是能找到和借到的教科书,他都要自己自学苦读。有人批评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专读圣贤书”,对这样批评他的人,他敬而远之,既不辩解,亦不反驳,仍然我行我素闷头学习。恢复高考后,他上了大学。毕业后回到某企业成了单位里的技术骨干,当上了助理工程师,为单位解决了不少的技术难题,得到了大家的青睐和领导的重视。但那时候是低工资高积累政策,而他已是高龄结婚,有孩子后生活中难免捉襟见肘,有人劝他跳槽,而这时也有些企业向他挥起了橄榄枝,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他向领导提出了跳槽的请求,谁知领导和颜悦色地拒绝了他:“秋生,你的困难希望你慢慢克服,企业离不了你。”领导的话让他有些感动,但回家后面对尴尬的生活现实,他又不得以再次请求领导,久之领导干脆下了“逐客令”:“调走没门,除非你辞职我们没办法管。”辞职秋生也想过,但迟迟难下决心,好在单位逐步开始涨了工资,生活有些好转,这事也就搁置了下来。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上世纪九十年代,企业由于经营困难而关门,秋生也随着下岗的人流回到了家里……前几年一个偶然的机遇我见到了他,他热情地拉我到他家去玩,他居住的环境有了极大的改善,宽敞明亮的两室一厅,周围不远就是花园,闲谈中我了解到,下岗后他转了许多地方打工,收入还不错,只是单位下岗退休金较低些……但他还是比较满足的。对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变化,他还是由衷地赞赏.“俱往矣”,他挥挥手豪爽地说,“我们的生活还是越来越好,明天会更好的。”

     改革开放那年,安文高中毕业,随着大批的就业人员进了工厂。但对于工作却总有些拈轻怕重 ,同事们觉得他虽为男子汉却有些娇滴滴的女人气,因此并不讨大家喜欢。“我不会总在这干这个的,我要当官当领导。”他经常对瞧不起他的人说。干了几年后,他取得了业余大学的文凭,领导还真给他转了干。但一时没有干部岗位,就让它继续在原岗位先干着。对此安文牢骚满腹,上班当了甩手掌柜,啥也不干。“哪有国家干部在工人岗位干活的,笑话。”领导对他也没办法。职工们私下里说“安文,其实一点也不安稳哟。”也别说,或许安文下了什么功夫,或许是……总之安文真的调到了科室当了一名干部,一年后当了副科长,有好事者说:安文的父亲在某局当副局长,安文当官是早晚的事。

     安文的仕途还是比较顺利的,不久当了科长,然后到基层当厂长,并当上了市级劳动模范,不久又回到科室提为副处长,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可不久却传出安文因嫖娼被公安部门拘留罚款的消息,大家叹息:安文的仕途完了。一年后却看到安文在某一大型企业当了副总,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上给大家讲话呢……“或许是神灵保佑吧。”有人说,大家又想起安文到九华山拜佛求神灵保佑之事,听到这儿,我的脑海中突然现出唐代李商隐的诗句: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何况他还是应该信马列的唯物主义者呢!可现实总归是现实,我无语。

     是前几个月吧,朋友给我发了条微信,微信中说:某企业副总因严重违纪,收受巨额贿赂被审查的消息,虽没有实名,但一看就知道说的是安文。

     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了,祖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的国力得到了空前的增强,人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们的改革是成功的。以上所说,只是改革浪潮中撷取的几朵浪花:有人抓住机遇奋勇向前,有人却只想投机,有人默默无闻为祖国奉献……——前者与后者他们是共和国的中坚。祖国需要这样的人!“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改革的浪潮正荡涤着一切污泥浊水砥砺向前,相信吧,祖国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绚丽辉煌!

     生为中国人,我骄傲!  


  •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浪花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435429
  • 文章总数: 44 篇
  • 评论总数: 122 个
  • 今日访问量: 1361